乐宝生活网欢迎您!

内蒙古举办旅游那达慕 著名歌唱家德德玛助阵

2019-02-19 17:00:29 乐宝生活网 浏览58257

其中一头生物,长约三米左右,高约两米开外,周身皮毛黄褐相间,一条碗口般粗细的长尾斜指向天,时值此刻,其一张大嘴正紧紧地咬住了另一头生物的脖颈之处,摇来晃去,却是死死不肯松口。少女扬着她苍白的面庞,眼睛一瞬不瞬地向外瞧着,丝毫没有注意,在她的旁边还有一个大活人在喘气儿。听着蓝可儿说了大概,无名对天剑山也稍微有所了解。

五米!这显然是一场梦想多次久违多时的饕餮盛宴。

  疟原虫疗法: 是观察性研究,还是干预性治疗?

  科学精神面面观

  2月14日,疟原虫免疫疗法临床研究项目组宣布临床研究招募志愿者名额已满。有媒体记录了报名的火爆:百余人汇集到相关医院填写报名表。同时,有财经媒体指出:项目实施企业广州中科蓝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上市公司蓝盾股份其间股价大涨。

  一个科学演讲引发了社会、经济的巨大波动,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研究员陈小平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基于观察性研究,就能发布“暗示性”结论吗?

  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的公开数据显示,与疟原虫免疫疗法相关的3个临床研究均为观察性研究。基于观察性研究的初步结果,陈小平在公众平台上通过演说的方式声称疟原虫免疫疗法可以治疗癌症。

  “他发表的是一些非临床论文。”解放军总医院老年医学研究所所长王小宁表示,相关演说有些渲染的成分。观察性研究之后,仍需要进行动物实验、探求机理等研究活动,在获得足够的安全性、有效性证据之后,再开启真正的临床试验性研究,刊登临床论文是负责任的行为。而没有临床论文,意味着没有经过投稿、审稿过程的“沙里淘金”,难以评判该研究结论的真实有效。

  合法合规?业内观点不一

  王小宁认为,合规的临床试验应该经由CDE(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批准,拿到临床批件。记者并未在CDE网站上检索到相关临床试验的信息公示。

  虽然研究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获得注册号,但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的实质是非赢利注册机构,与行政部门的批准不同,前者更侧重于信息采集。中心相关单位的专家也表示:“中心只具有注册职能,并不会对前来注册的试验进行审评。”

  北京大学教授饶毅发表言论认为,对于群体来说,疟原虫免疫疗法使人患疟疾病后,有通过蚊子传染给其他人的潜在可能,有直接危险。

  中科蓝华的网站上显示疟原虫免疫疗法的流程为:咨询、评估、接种、治疗期、灭虫、灭虫后检查、随访。但灭虫方法是否有效仍然存疑。有分析表示,所使用的治疗间日疟易潜伏于肝细胞内,难以灭除。事实上,有明确致病性的疗法很难通过伦理审查,并被批准临床。

  是原创研究成果?创新性受质疑

  为确保患者生命健康安全,项目组可以对使用病原进行一系列研究和改进,再应用于临床试验。例如,将疟原虫进行遗传改造,让它丧失致病能力,或通过基础研究,找到疟原虫能够激发机体非特异性免疫的真正机理,再创新治疗方法……

  事实上,2017年国外研究人员曾从疟原虫体内分离出一种称为VAR2CSA的蛋白质,通过对其进行结构改造,获得的药物被证明可增强膀胱癌小鼠的生存期。

  陈小平研究团队却用最“原始”的疟原虫直接上临床。多位学者表示,疟原虫蛋白为什么能激活NK细胞、是什么样的信号让NK细胞释放细胞因子,这些深入生命活动本质的机理问题尚未探究,就开始人体试验,是置患者生命健康于不顾的做法。

  专家 点评

  史晋海 中国蛋白药物质量联盟秘书长

  在国际医药产品研究领域广泛接受的临床研究实践中,“观察性研究”是特指医学研究工作者只做观察,没有给予任何特定的干预性治疗(如新药物)的一类研究。如果患者接受注入疟原虫等非常规治疗方法,则不应当列入“观察性研究”。如果以观察性研究申请注册,而行干预性治疗(如疟原虫输入)验证之实,不仅违背临床试验申请初衷,也致使该研究不合规,不合法。

  医师要有医德,科学家也自然要有“科德”,从事生命科学和医药产品研究的科学家则必须兼而有之。作为一名科学家,利用媒体传播不合规甚至不合法的“观察性研究”,给出“暗示性”结论,有违医德和药物科学评审的基本原则,也缺乏科学工作应有的严谨精神和基本训练。

  利用感染性病原(细菌或寄生虫等)抗原性激活人体的非特异和特异性免疫系统治疗癌症,这样的思路在医学和科学界早已有之,如卡介苗治疗癌症。为确保患者生命健康安全,所使用的病原需要进行一系列的研究和改进,才能应用于临床试验。

半年后,南云宗外。在里面我们发现了许多珍贵的药材和一些灵药,那些都是些失传依旧的。在里面我们发现了最为珍贵的便是“三滴雨露”。

  成为“星女郎”一夜成名
  “新喜剧之王”鄂靖文:还没做好走红的准备

  鄂靖文

  鄂靖文的微博认证写着:“演员,代表作《新喜剧之王》。”在参演电影《新喜剧之王》前,鄂靖文还没有一部像样的代表作品,大多是一些龙套角色,《西游?伏妖篇》中抱孩子的村妇,《催眠大师》中的养母,最终成片还被剪掉了。或许,正是这些龙套经历,让她与《新喜剧之王》中跑龙套多年的大龄女青年“如梦”完美契合,最终成了“星女郎”。

  鄂靖文自认颜值没法与历任“星女郎”相比,“星爷这部戏需要一个小人物,所以他肯定不会选一个像仙女或者女神一样的演员来演,他可能更需要接地气一点的”。

  《新喜剧之王》上映之后,作为“星女郎”的鄂靖文一夜成名,从一个丑小鸭晋升为白天鹅,面对即将到来的走红,鄂靖文坦言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感觉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希望电影上映后能获得更多机会,“我对角色没什么要求,如果有导演愿意让我尝试,我很愿意多尝试一些。”

  1

  星爷钦点她参加新片面试

  四年前,鄂靖文接到一名副导演的电话,邀请她参演周星驰监制的电影《西游?伏妖篇》。尽管都是大夜戏,鄂靖文在反复确认了角色“有台词”后,还是立马答应了。结果,快开拍的时候,她才发现那个角色根本没有一句台词,“还要抱一个孩子在那儿站六个大夜”,感觉被骗的鄂靖文很生气,把那名副导演的微信拉黑了,几年没有联系。

  2018年9月,“骗过”鄂靖文的副导演又给她打电话,说之前有些误会,现在他在周星驰的新片里当副导演,想邀请鄂靖文来试戏。上一次被骗的气还未消尽,鄂靖文回了句“算了吧,不用了”,便挂断了电话。不一会儿,第二个电话打过来了,对方说这次选拔的是女主角,有很多台词。鄂靖文听完更不信了,“星爷的女主角怎么会轮上我啊,让我去也是充数的,不去”。过了几个小时,第三个电话打过来,对方这次带着央求的语气:“是星爷那边邀请你,问你有没有意向到香港去面试。”鄂靖文在确认了的确是周星驰的意向后,才答应飞去香港面试。原来,周星驰看了鄂靖文演的小品,觉得她的表演很符合角色,才让副导演约她来面试。

  2

  因为“轴”成为“星女郎”

  面试当天,周星驰让演员们表演了神经病、老太太和性感女人。第二天,鄂靖文就从香港过关到了深圳,打算回北京。这时她接到工作人员的电话,让她再留一天,再面试一次。但鄂靖文当时已经没法再过关去香港了,对方说星爷可以到深圳单独去面试她。第二次面试的内容和第一次差不多,只是难度有所升级。

  即使到了如今,鄂靖文也不知道为什么周星驰会选择她来做女主角,但她听工作人员说,周星驰看中的是她对表演的在意、认真,这与戏中的角色很像。鄂靖文有个习惯,一定要了解清楚角色后再去表演,面试时,她问周星驰:“你具体想让我演哪一方面的,是哪种情境?”可能是她对细节的发问,让导演觉得这和“如梦”很像,都是很轴的人。

  片中有一场鄂靖文泡在水里演浮尸的桥段,整个过程都不能动。导演在喊“cut”的时候,演员本可以出来暖和一下,但鄂靖文不想让大家觉得自己很娇气,一直咬着牙泡在水里等着。那晚,她在水里泡了40分钟,拍完后,浑身都冻僵了,根本没有力气上岸,“工作人员就像打捞尸体一样,把我提上来的”。

  3

  话剧舞台上挖掘出喜剧天赋

  鄂靖文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接受的都是传统表演教学。除了身边的同学评价她生活中挺逗的,是大家的“开心果”,鄂靖文并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喜剧天赋,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演喜剧,“中戏不培养喜剧人才,也没有一门课教你如何演喜剧”。

  发现自己的喜剧天赋,还是在话剧舞台上。毕业后,经朋友推荐鄂靖文开始演话剧,无意间有一些喜剧角色找到她,她完成得还不错,观众反响也很好,就有其他喜剧角色相继找来,慢慢地,鄂靖文发现,“我还有这个才能”。

  作为一名女性喜剧人,鄂靖文觉得这个行业给女性的机会太少,很多小品都是以男性为主的。但是,鄂靖文的喜剧却总能抓住观众的眼球,被男演员喷一脸水、用脚踩头,在舞台上一向放得开的她,对形象毫无顾忌。2014年鄂靖文拿到了喜剧类选秀节目《我为喜剧狂》的年度总冠军;2016年她又参加了喜剧选秀节目《笑傲江湖》,获得评委宋丹丹的认可,并现场收其为徒。

  ■链接

  cosplay柳飘飘

  《新喜剧之王》里有一段致敬《喜剧之王》经典桥段周星驰对柳飘飘喊“我养你啊”的戏份,连台词服装都一样。鄂靖文在知道要拍这场戏时,跟演对手戏的男演员说“怎么会有这一段,我俩简直就是找死啊”。拍之前,她把原版又重看了一遍,“但是怎么看也做不到他们两个人在大家心目中的那个状态”。鄂靖文就问周星驰真的要照搬那一段吗,会不会被骂得狗血淋头?周星驰开玩笑说:“没关系啦,反正怎么演你们都会被骂。”

  原名叫鄂博

  2018年5月之前,鄂靖文还叫鄂博,起名时母亲希望她将来能成为一名博士。不过,这个名字闹了不少笑话,有一次她去中央电视台录节目,大门不能随便进,需要有工作人员接。对方给鄂博发消息说,已经有人出来接你了,稍等一下。鄂博就在外面等了好久也没见人来,打电话联系对方,说人早就出去了。后来才知道,接待的工作人员看到“鄂博”以为是男的,就在外面一直等一位男士。后来改名字,也是因为“鄂博”太中性。(滕 朝)

不过,现在他们的想法改变了。生活在海岛上的石暴,自然也是知道抹香鲸的饭量的。“轩儿,你趴我背上,抱紧了!”


编辑:张钰垚
评论(已有30201条评论) 登陆会员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杭先生 来自江苏省扬中市 47分钟前
“爸爸说我们原本是天上飘下来的雪花,落到地上,结成了冰,化成了水,就再也分不开了!”
SnakeEyesTcT 来自山东省蓬莱市 53分钟前
三星 凉了吧[允悲]
无视你薄凉i 来自安徽省宣州市 54分钟前
无痛肯定也会痛,只是痛的程度轻。。。
竹梦梦梦张 来自湖北省当阳市 56分钟前
我对皇上景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合众e贷理财 来自吉林省榆树市 59分钟前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小白是腹黑三 来自新疆哈密市 00分钟前
哈哈哈哈和我的评论连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