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宝生活网欢迎您!

驻华使节等高度评价中国入世表现

2019-01-20 13:06:46 乐宝生活网 浏览27402

“明白!”无名点点头。石暴随即将兀自在痉挛不止的球团鱼一脚踢向了海水的深处。“哼,我仰仗秘术,你有泰坦之身,有什么不公平的那,若你没有泰坦之身在我眼中不过是蝼蚁一般罢了,真是愚蠢之极!”无名冷冷的说道。

除了无名这样的霸体金身,不是半圣跳下去,那就是在找死。这对于无肉不欢的石暴来讲,自然又是一件让其心伤不已的烦心事了。

  中新社雄安1月20日电 题:雄安民众话“未来”:参与一场时代的巨变

  中新社记者 鲁达 崔涛

  自2017年4月1日横空出世,近两年的时间里,承载“千年大计”的雄安新区描绘出怎样的蓝图?中新社记者探访河北雄安新区,感受这里的人和事。

刷脸进店、智能标价、自动结算等“黑科技”,正式应用于河北雄安新区首家“无人超市”。日前,中新社记者探访了位于雄安市民服务中心的“无人超市”,感受“刷脸”购物。图为顾客购物后排队结算。中新社记者 韩冰 摄
刷脸进店、智能标价、自动结算等“黑科技”,正式应用于河北雄安新区首家“无人超市”。日前,中新社记者探访了位于雄安市民服务中心的“无人超市”,感受“刷脸”购物。图为顾客购物后排队结算。中新社记者 韩冰 摄

  “小镇青年”的幸运感

  出生于1990年的夏英明形容自己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幸运”。

  夏英明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容城“小镇青年”,2012年毕业于石家庄一所普通院校的他并不愿意回家乡工作。在夏英明看来,家乡是一座华北平原的小县城,没有什么好的就业机会。

  毕业后,夏英明去了北京,找到了一份“还不错”的工作,成为一名“北漂”。

  2017年4月1日,中国官媒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消息。得知此事的夏英明兴奋得难以入眠,他的家乡从此比肩深圳、浦东,成为中国改革开发再出发的新地标。

  2018年7月,正寻找回家工作机会的夏英明接到猎头的电话,对方称,百度公司在雄安新区招聘Apollo无人车运营师,希望他能参加面试。经过多轮面试,他顺利入职。

  目前,夏英明的工作是配合同事测试无人车,对车辆软硬件进行维护保养,制定运营方案、策略,并组织实施。

  “在未来,我要努力成为家乡巨变的见证者和建设者。”夏英明说。

2018年4月1日,河北雄安新区自2017年4月1日设立至今已一周年。一年来,雄安新区发生了巨大变化:“千年秀林”工程稳步推进,人造森林茁壮成长;“雄安城建第一标”DD市民服务中心进入收尾阶段;京雄城际铁路顺利开工;100多家高端高新企业成功落户……图为“雄安第一标”DD雄安市民服务中心航拍。 中建三局供图
2018年4月1日,河北雄安新区自2017年4月1日设立至今已一周年。一年来,雄安新区发生了巨大变化:“千年秀林”工程稳步推进,人造森林茁壮成长;“雄安城建第一标”DD市民服务中心进入收尾阶段;京雄城际铁路顺利开工;100多家高端高新企业成功落户……图为“雄安第一标”DD雄安市民服务中心航拍。 中建三局供图

  建设者的责任感

  临近春节,穿着厚厚的冬衣,带着安全帽的马宝成还在对纳污坑塘进行巡查。

  马宝成是中铁雄安建设有限公司的一名项目负责人,从2017年4月7日开始,他就被公司派往雄安新区工作。

  2018年6月,作为雄安新区生态环保类工程的建设者,他参与了雄县36个纳污坑塘的治理。

  据马宝成介绍,这些纳污坑塘存在时间长达30年,坑塘内污水横流,堆满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

  马宝成表示,36个坑塘涉及4个乡镇,27个自然村,全部巡查完,最快需要三天时间,除去开车,每天都要步行十多公里。

  “像着了魔一样,每天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坑塘。每天忙到晚上12点,凌晨3点就又醒了,根本睡不着。”马宝成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状态。

  如今,马宝成指着手机上一张张风景优美如画的照片自豪地表示,通过微纳米曝气、大数据实时监控等技术,原来污染严重的纳污坑塘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池水清澈见底,还有水鸟在其中徜徉。每个坑塘还有一个二维码,通过扫描二维码,可以了解这个坑塘的“前世今生”。

2018年9月16日,众多市民正在体验智能穿戴。日前,第三届白洋淀国际服装文化节在河北雄安新区容城县开幕。其中时尚科技展以智能穿戴、3D体感试衣系统等以互动体验为主,通过功能性新型面料、创新设计、智能制造等新技术,展示服装行业科技创新的成果。图为市民体验“动作捕捉”。 中新社记者 韩冰 摄
2018年9月16日,众多市民正在体验智能穿戴。日前,第三届白洋淀国际服装文化节在河北雄安新区容城县开幕。其中时尚科技展以智能穿戴、3D体感试衣系统等以互动体验为主,通过功能性新型面料、创新设计、智能制造等新技术,展示服装行业科技创新的成果。图为市民体验“动作捕捉”。 中新社记者 韩冰 摄

  创业者的机遇感

  崔志磊是中建五局派驻雄安的一名负责人,最近几天,他一直在雄安、天津、北京三地奔波。

  崔志磊表示,雄安新区是一座创新之城,用旧的建设模式和投资模式肯定是不行的,必须寻找新的建设和投资模式,才能抓住建设雄安新区这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

  黄宇红是中国移动雄安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在她看来,近两年的时间里,她所在的通信企业在雄安实现了NB-IoT网络全覆盖、5G演示网络重点区域覆盖,“千兆入户、万兆入企”接入能力在重点区域初步形成。未来还将抓住历史机遇,部署最新的5G设施,助力打造雄安新区数字城市和智慧城市的未来建设。(完)

石暴在欣喜、惊骇与异样感的交织影响之下,猛然间将《缩体易形术》扔于一旁,其整个人也随即惊醒了过来。时至此刻,石暴凝目观察之下,这才终于恍然大悟。

  迎来艺术生涯首版威尔第歌剧 完成每个男高音都有的情结
  石倚洁:磨砺12年 圆梦《茶花女》

摄影/王小京

  《茶花女》 彩排照

  1月19日下午,著名歌唱家石倚洁在国家大剧院迎来他艺术生涯中的首版威尔第歌剧《茶花女》。他在剧中出演男主角。

  1月16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石倚洁表达了自己对即将上演的《茶花女》的向往,称“每个男高音都有唱《茶花女》的情结。”作为当红的男高音歌唱家,他承认自己的确有很多邀约,但他并不会乱接戏,他认为作为歌唱家自律很重要,“外面的诱惑太多了,但只有抵得住诱惑,艺术生命才能更加长久。”

  新剧渊源

  12年后重启《茶花女》

  提前一个月抄谱记词

  作为自己主演的第40部歌剧的主要角色,饰演《茶花女》中的阿尔弗莱德可以说是石倚洁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他告诉记者,12年前自己闭关修炼的时候学习了12部歌剧,第一部是莫扎特的《魔笛》,第二部就是威尔第的《茶花女》。“当时由于年纪还小,我觉得自己声音的厚度是不够的,唱起来觉得力不从心,只是把音符学下来了,计划着35岁之后再唱这部经典歌剧。”

  原本和国家大剧院合作的《茶花女》是在2020年1月演出,但由于某种原因提前到2019年1月份了,正好和另一部即将在匈牙利演出的雷哈尔的喜歌剧《微笑王国》撞期。经历了一番纠结之后,石倚洁还是选择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茶花女》。

  虽然12年前曾经学过这部歌剧,但石倚洁回忆说当时学完之后就把谱子封存起来了,动都没动过,“12年后我再翻出来,除了《饮酒歌》等几段耳熟能详的唱段之外,其他的几乎都认不得了。”

  于是石倚洁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了,他告诉北青报记者,随着年龄的增长,背谱子的速度也减慢了,不过他有一个好方法,“我背谱子就喜欢抄,我常常是将一张A4纸折成四页,把谱子全都抄在上面。”他还像记者展示了他的“小抄”,正反两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这个方法不错,揣在兜儿里随时可以看。”

  接戏理论

  为让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

  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

  石倚洁接戏有自己的规律,他从莫扎特、罗西尼、多尼采蒂等作曲家歌剧中的轻型抒情男高音角色开始起步,但他非常清楚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抒情男高音,这是在他刚开始学声乐的时候就知道的事情,所以之前参加一些比赛的时候也是照着抒情男高音去唱的,但20多岁的时候要想唱主角,只有罗西尼、莫扎特等比较轻型抒情男高音的角色,“作为歌剧演员最难的是最初的五年,从一张白纸要发展成为有一点曲目积累的成熟歌手,五年时间每年五部歌剧,挺痛苦的。真是摸爬滚打地往前走。”

  现在,石倚洁就有选择权。到了2013、2014年,他开始慢慢往抒情男高音的方向上有了更多的尝试。2014年开始他先在法国,后在奥地利演多尼采蒂的《宠姬》,这部剧在罗西尼、多尼采蒂的曲目里面算是偏抒情的。2015年,石倚洁又接了和《宠姬》的重量级差不多的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在佛罗伦萨演出。再发展到2017年,石倚洁选择了智利圣地亚哥歌剧院唱了威尔第的《弄臣》。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石倚洁告诉北青报记者,“其实《弄臣》的曼图亚公爵比《茶花女》的阿尔弗莱德更适合我,因为曼图亚比阿尔弗莱德的音域稍微高那么一点,阿尔弗莱德中声区非常多,曼图亚稍微高一点,对于稍微偏重一些的男高音唱曼图亚就稍微困难一些,对于我这个轻型抒情男高音来说就正好。阿尔弗莱德中声区偏多一些,他需要的音色更丰满,本来准备2020年唱的,后来提前到2019年了。”

  除了《茶花女》是比较主流的歌剧,石倚洁还会接一些在世界上演出比较少的歌剧,甘心情愿去演那些不那么常演的戏,对此,他表示,“就算不常演,也不会改变这部戏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打个比方说,我自己心里喜欢的剧DD《宠姬》很少演,但我喜欢这里面男高音的几个唱段。”

  石倚洁在接戏方面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他认为作为一名歌手的自律特别重要,不能乱接戏,“这个行业的诱惑很多,特别是年轻的时候很难抵御各种诱惑,我身边有太多例子了,脑袋一发昏,没有节制地接戏,几年之后嗓子就唱坏了。为了自己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对于一些现代戏,很难界定是轻型还是抒情男高音,石倚洁就会告诫自己要理智地用声,“不去破坏它,但是用到最好。”

  未来展望

  调整进度每年两部新剧

  档期已经排到2022年

  不光是唱外国歌剧,唱中国歌曲的石倚洁也能牢牢抓住观众。听过他演唱《关雎》和《我爱你中国》的观众都为其动容。

  其实作为上海人的石倚洁常说自己的普通话不标准,分不太清楚前鼻音和后鼻音,为此他每次唱中国歌曲的时候都会特意查字典,把前鼻音和后鼻音标注上。“唱意大利文的时候常常会把很多细节的音标注得很清楚,就是因为那不是我们的母语。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中文是我们的母语,所以有些发音才容易被忽视,标注上音标能更好地传达感情。”

  现在的石倚洁从早期每年五部新剧的进度调整到每年两部新剧。在石倚洁看来,要有充足的时间才能酝酿出好作品。多年的演出经验让他积累了自己的一套标准,一名歌手除了吐字清晰很重要之外,还要通过音乐色彩来传递情感,“所有的歌都是有音乐色彩的,声音和情感有强有弱,并不是一味地用强才是强烈的情感,有时候最感人的恰恰是弱音,最难唱的也是弱音,要敢于用这些弱音去表达内心更深层次的感情。”

  现在要想约到石倚洁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的演出计划已经排到了2022年,国家大剧院演出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和古诺的歌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出威尔第的《法斯塔夫》,西班牙奥维耶托演唱贝里尼的《清教徒》等五部歌剧都是已经确定下来的工作。

  面对近年来国际歌剧界越来越多的轻型男高音涌现,石倚洁表示自己并不担心竞争的激烈,“其实每两三年才能出来两三个真正好的歌手,最终被剧院认为唱到一定标准的还是非常少的,而且这个市场还是挺大的,只要每隔两三年这些剧院想到让我去一次,我就有活儿干。”文/本报记者 伦兵 田婉婷

  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统筹/满羿

“如出头之鸟,秀林之木!”无名淡淡的说道,随即语锋一转道,“不过既然走上这条路了,那便只有一条路,披荆斩棘,最终登顶!”“难道你认识不成?”石暴盥洗完毕之后,又吃吃喝喝了一番。


编辑:张友正
评论(已有12122条评论) 登陆会员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名字不长真的不行 来自广东省四会市 53分钟前
为了记住你的笑容,我拼命按下心中的快门。
张瑞涵ZRH 来自云南省玉溪市 00分钟前
只有笨蛋才思考,聪明人用灵感,我们大多时间都是笨蛋,偶尔才成为了聪明人。事实上,我们一直是聪明人,突然我们觉得自己有点笨,然后,我们开始思考,于是,我们真的变笨蛋了。
有大哥大的男人 来自江苏省无锡市 01分钟前
有时候我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变得很滑稽,以前我写小说是只想给一个人看,现在我写小说是为了不让自己挨饿,给所有无聊的人看;以前两个有欲望有激情的人极力逃避对方,现在两个毫无欲望毫无激情的人却极力想亲近对方……也许,只有酒,才能重新燃烧我的激情。酒是好东西!
占卜师吉娜 来自广东省鹤山市 02分钟前
不要害怕,我们这边医院只要产妇同意就可以用了,家属后边交钱就行了,让家属多参与孕妇课程,有孕产妇护理,新生儿护理,分娩课程,入院程序等课程
漫天都是-小开心 来自安徽省芜湖市 05分钟前
脑子是个好东西
iris00170 来自湖北省荆门市 06分钟前
巨星啊巨星我们爱你[笑cry]